在今年去世的30多位名人中,这三位有很多共同之处.|李敖.|二月河.|金庸。

发布日期:2019-03-06

    原名:(原名:2018年金庸至飞跃河的历史小说被剪辑)12月15日,历史小说《飞跃河》的作者去世。在此之前,学者李敖于3月18日去世,武侠小说家金庸于10月30日去世。在今年去世的30多位名人中,二月、李敖和金庸有许多共同之处。显而易见的是,他们的作品与历史密切相关。他们在关注历史的同时,也有自己的侧重点:二月河整理历史,讲述权力斗争,同时赋予皇帝更多属于普通百姓的共同情感,使读者对封建王朝有更直观、更感性的认识。李敖一生大部分时间沉浸在历史中。在他看来,现在和未来的一切都源于过去,没有历史的眼光,他所说的毫无价值。《李敖全集》以李敖的《史论》为主要内容,收录了80卷3000万字,显示了李敖对历史信息的掌握。金庸武侠小说的背景从春秋时期延续到清乾隆时期。同时,武侠小说中表现出来的历史风俗、对历史典故的召唤、文学经典以及以文学手段温柔呈现的历史观都具有强烈的感染力。中国读者对历史总是有很强的好奇心和强烈的消费欲望。许多经典作品不时也闪耀着历史深海中诞生的珍珠。飞跃河、李敖、金庸之所以能够以史为营养源来创作具有持久传播力的作品,原因在于他们运用了新的笔法,融入了新的历史观。他们不同程度地接管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遗产,用自己的努力进行了艰苦的筛选,或者通过宣传将中国传统文化的光明面与现代人的情感和美学结合起来,或者从批评的角度来整理中国传统文化的繁杂之处。历史和文化是使他们成功的“左臂和右臂”。没有他们,他们不足以使他们成功。作为一个优秀的作家而被铭记。从影响和流通的角度看,这三位畅销作家都是从平民的角度为大众写作的,这是他们获得声誉的必然途径。当然,他们在被肯定的同时,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如对《二月河》的批评,如《颂帝》、《金庸》的“犬儒主义”和《李敖》的“人格分裂”。这是作者深入参与历史的“副产品”。人们责备他们的完美,因为人们不仅仅把他们当作作家,而是希望他们具有更强的公共价值,在更多的领域发挥更大的影响。这种公众的期望显然没有写进作家的初衷。因此,在评价这三位作家的贡献和地位时,我们应该更多地从他们的文学贡献入手。作为大众文化的偶像,飞跃河、李敖和金庸很自然地理解大众的期望以及如何履行自己的义务。李敖的长期评论创作带来了“战士”的称号,金庸的社论也被认为是“最好的”之一。飞跃河还经常发表反腐败言论,并参与其他公共话题……但是,他们在公共领域的作用并不像他们在文学领域的贡献那样持久。金庸的社论以后再也不会读了。正是他的《日落三部曲》注定要一遍又一遍地重印。在李敖的《全集》中,最经典的是北京法源寺。正如李敖所说,不懂历史的作家不适合写作,但他也说太多的知识“杀了我”。费岳河去世后,虽然颇有争议,但评论家们看清了他小说的内容,却没有看到他一次又一次地强调,他之所以把这三部历史小说“日落系列”命名为“日落系列”,主要是为了表达一种无奈和凄凉的思想。他没有为封建皇帝“翻案”,而是觉得他们在漫长的历史中都是失败者。在一次公开演讲中,金庸说“写小说是没有知识的,人们喜欢读它,它就消失了。”他“对历史有点兴趣。”金庸对历史发展规律的总结是清晰的,但不能纠正。更多的人喜欢从他的小说中“发现历史”,而不是从他的真实演讲中看到真相。历史是棋盘,棋盘上自然有谜团。作家既可以是拼图者,也可以是拼图者。作家的高意识形态水平决定了他们的眼睛的穿透力。然而,作家所继承的文化脉络以及他们所处的时代也影响着他们。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局限性中发现伟大,或者他们可能发现很难摆脱自己伟大性的局限。时间是最好的消灭工具。许多年后,如果这些作品继续流传,并被未来的读者所喜爱,这些作家将是有价值的。人们相信飞跃河、李敖和金庸的作品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受历史启发的作品将构成历史的一小部分。责任编辑:赵明